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艺流程 > 在仰望
201508/07

在仰望

在仰望
   天,有时冷,有时凉,穿少忧冷,穿多嫌热,翻衣倒柜,顾不上麻烦,衣衫也折腾得褶皱,连出门也变得病态起来。幻想过去,大学也才毕业,经隔也不过数月,最怕事多麻烦,琐碎细杂,能不管的自然扔一边,更从无所谓如何搭配衣衫,也不过有女朋友时,偶尔挣点面子,为了在大街上衬托的和单身狗与众不同。想想都能乐呵一阵子。可是这样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。傻笑的经年,何时我也如此屌丝,如此忧伤,不曾仰望的天空,温情起来又会何去何从。
   自从一个人,习惯在不同视角,去审视这个时空带给心里的满足感。没有天台,没有草原,在自己的出租屋里。虚荣也不过阶梯的高度,楼高越显的优越。也习惯在最高处,仰望繁星满满,再酌一杯米酒,告诉这凄凉躁动的世界,曾经的荒诞无言也曾如日中天的辉煌,从来不需过多言语,也无欲华丽辞藻的堆砌,在同一片天空,伴随着闪烁,有你有我有划过的流星,在心里默默的诚心祷告,也不过最平凡熟悉的夜景。
   书籍的墨迹最能排解孤独的情绪,看着忧人扰人的琼瑶剧,不免多愁善感的对这个充满温情的世界有两三分敌意。倘若此时的咖啡与茶,便是饿过头的心灵鸡汤;北岛的诗,便是催人奋进的励志铭。顾城的“黑夜给了我双黑夜的眼睛,我却用来寻找光明”,一口肺腑,两句呐喊,祭奠了我三世荒凉。可能如我一样的孤独者,正像在黑夜的茫海里,踌躇不定的丢失了最低的信心。像一个守夜的行者,彳亍在路边的烧烤店,看着一桌子的肉与菜,再望去成对的行人,天冷不透风的衣襟,冷缩的着脑袋,三两成群的嬉笑,烟味席卷而来,口红和胭脂,于风中烟硝云散。在如此般温情的树下,明灯里,一瞅脑袋背后的光亮,身边的寂寞不在那么寒冷,单调的烧烤和孤单的身影,也不是那么的黯淡无光。
   也许天空不那么明朗,但是错过的仰望,就像遥不可及的灯塔,忽有忽灭;你作别迷了归途的帆船,不在高处仰望,终究到达不了该去的地方。
   以前仰望青春的时候,总觉得时间是那么悠远;可青春走了的时候,我还在等待灯光洒下的屋檐;等待屋檐下共同的天空,看同一片荒凉,燃尽岁月之光,仰望孤独一角。当仰望成了墓志铭,灵魂也当是羞耻。不复返的,自然在印记中消磨;能够呼唤的,留恋成了仰望。寄托相思与明月,醉在温柔故乡死。几许柔情,对歌几何,月有情愫。
   傻笑的经年仍在,眺望曾经仰望的对白,兴许温情的岁月会燃烧起来。不怕琐事作祟心间,最喜打扮着干净出门,哪能过得再像屌丝般的病态,乐呵的样子也要像王者的面瘫。回眸凝视繁星,对月当歌,原来时间仰望了我,我在仰望着心中对白。
   天黑,有人叫你吃饭。天冷,有人帮你添衣。天上下雨,有人替你送伞。天空作晴,有人陪你旅行。仰望,如是简单的相依,从无作别相离。一个人,对着孤独的镜,遥望两个人的椅。两个人的仰望,也就成了爱情。这么作变的天空,反复的不过衣衫;这么矫情的人生,唠叨的不过家常。形影相吊的,也不过岁月的心。在深夜,在冬里,孤独惆怅等待的仰望,也许不过爱情。仰望的高处,除了捡起最低的信心,也有抹灭不了的过去。
   在仰望,从未曾去告白。
   在仰望,唯独岁月流转星来。
   在仰望,赐我一生疼爱。



文章作者:admin
本文地址:
版权所有 © 未注明“转载”的博文一律为原创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◇◇上一篇:我们还有爱情 下一篇:没有了 ◇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