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原材料 > 不能忘怀的岁月
201508/19

不能忘怀的岁月

一九六九年,那是个国人日子谁都不好过的时期,家家都是工资少孩子多。我家也是一样,父母养了我们兄妹六个。我是长子,理应为父分担。在当时的县城,缺烧柴烧是最大的问题。谁家日子过得咋样,有没有能耐,不用进屋看院子有多少烧柴就一目了然。
   好在老天饿不死瞎家雀。我们这离山近,所以就靠山吃山。天还没亮,推着手推车上山捡柴的人就编成了辩,昏黑中一眼望不到头,这个活是极其劳累的。不要说走二十多里才能进山;也不要说捡够一车时天已过午;就说拉着一步沉于一步的车吧,草草吃下肚的饼子走不多远就没了。前路漫漫大家拼地只是意志。到家时暮色已重,被蒸腾的汗气浸透后结冰的棉袄有如龟壳般卡在身上,别人不帮忙是脱不下的。
   一车柴也只能够烧七八天。责任所在,我别无选择。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三日,还在当着工人的我零点下班后,只迷糊了到三点就又上山捡柴。到下午四点才出得山来。走了一程后便觉浑身发冷力不能支,在啃食一种叫糖合面的小饼充饥后,又走到离家七八里的地方时力气已竭。此时,我多么盼着家里来人接啊!果然,父亲与二妹来接。晚七点到家我也没吃饭,就一头扎在炕上昏沉的睡到零点,又爬起来去上零点班。
   就这样,我七八天上山一趟。不但供上了家里烧的,而且还积攒了不少。对那些烧柴我珍惜有加,每当母亲做饭时,看着灶膛中熊熊焰烧的柴,我就希望烧得慢一些,少一些。为此,我还没少劝家里把锅灶改成烧煤,但每次都遭到拒绝,母亲依然故我的只烧我那用汗水,不!用命换来的烧柴。当时极不理解的我,那里知道家中媒不够烧况且也没有余钱买煤啊!
   作为长子我要替父分担的不仅是烧柴,还有冬天烧炉子的媒。那时媒是定量供应的,由于不够烧,家家都尽量节省,即使数九寒天里也都抻悠着烧。说人是环境的产物,此话一点都不假,媒不够烧大家就打上了发电厂媒渣的主意。由于锅炉燃烧不充分,特别是出故障时,就会推出一车车还能再燃烧的媒渣来,于是,全城的人都去淘宝。一天,锅炉又出生媒了。正为家里缺煤而发愁的我马上加入了淘宝大军。当媒渣还热得冒烟,人们便不顾倾倒时四起的烟尘,争先装车。装着装着,我就累得满头热气蒸腾,脸上的媒灰和着汗水像一条条浑浊的河流汩汩而下。此时,我已气喘如牛了。一上午,我拉回去四推车!
   那是个粮食定量供应的年头,每天吃的不是玉米饼子就是玉米糊,要不就是玉米粥。由于吃不饱,总觉得轻飘飘的脚下没有根。这次,家里见我累得如此模样便决定改善伙食!进屋一看;全家人在满地忙活,父亲合面,母亲剁肉,妹妹们摘菜,屋地中间的火炉烧得正旺。从晌午忙到晚上,这顿全家人期待已久的饺子才算盛大的吃上了。其实,这饺子馅只有一斤肉,其余的全是菜,虽然吃起来一股白菜水味,但全家吃得还是很快活。
   正当我与弟妹们为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大吃一顿而嗟叹时,住在乡下的二舅来了,他的到来使我们欢乐不已,因为我们又有好吃的了。吃饭时,只有我和父亲陪着二舅,弟妹们是上不得桌的,我是长子又上了班才有这待遇。少喝了些酒后,不胜酒力的我顿感朦胧踉跄,只好和衣而卧。然而,这一睡却让我在梦中发现了人生的感悟。迷迷乎乎中,我好像来到一个明媚的春天里,到处是一派草长莺飞的景象。在绿树的掩映中有许多漂亮的房子,其上都大大的写着出租二字。悠悠哉!既然是出租,那么住在其中的人肯定是暂栖而已。由此我想;世上那个物件能永远是拥有者的呢?亦如租房而已。人在世上一如旅行者在路上;时光倏忽,行色匆匆,回首时方知人生之短暂!人生该怎样度过?努力着做事而已!



文章作者:admin
本文地址:
版权所有 © 未注明“转载”的博文一律为原创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◇◇上一篇:再起望山河 下一篇:没有了 ◇◇